千年夏布:一棵“中国草”的新生

中新社·华舆>荣昌专题>荣昌夏布
2020-04-02 10:59

新华社重庆4月1日电(记者李勇、赵宇飞)46岁的颜先英坐在一架古朴的木制织布机前,有节奏地踩着踏板,双手来回传递着梭子,纬线不断编进经线中,一寸寸夏布生长出来。

阳光穿透夏布,在地上投射出斑驳的光影,伴着颜先英娴熟的动作和织布机的“唧嗒唧嗒”声,好似一个个跳动着的音符。

3月23日,重庆荣昌夏布小镇的壹秋堂夏布坊内,非遗传承人颜先英在用织布机织造荣昌夏布。新华社记者刘潺 摄

“幺妹要勤快,勤快要绩麻……”颜先英唱起一首歌谣,很是投入。她的祖父——夏布织造技艺代表性传承人颜坤吉教她的这首歌谣,将夏布制作十几道工序融入其中。

夏布,是以苎麻为原料编织而成的麻布,因夏季穿着凉爽宜人而得名。苎麻在国际上被称为“中国草”。据《诗经》记载,早在3000年前,中国人就开始种植和利用苎麻。

 3月23日,重庆荣昌夏布小镇的加合夏布门店内,一名女性消费者在试戴使用荣昌夏布织造的围巾。新华社记者刘潺 摄

颜先英在重庆市荣昌区一家名为“壹秋堂”的夏布坊工作。她身后的货架上,摆放着夏布制作的服装、家居用品等数百种产品。

因盛产夏布,荣昌享有“中国夏布之乡”美誉。明清以来“湖广填四川”大移民中,颜先英的祖先将夏布织造技艺从广东梅州带到荣昌。颜先英是家族第29代传承人。

3月23日,重庆荣昌夏布小镇加合夏布的生产车间内,荣昌本地的织女在织布机上工作。新华社记者刘潺 摄

从辉煌到衰落,再到迎来新生,夏布的命运可谓跌宕起伏。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荣昌夏布大量出口,是重庆市重要的外贸产品。“我的父亲是第一个将荣昌夏布卖到日本、韩国的商人。”加合夏布公司负责人黄秀英说,当时荣昌织造夏布的农户达一万多户,织一年夏布差不多就能盖一栋房子。

然而,随着各种纺织面料的兴起,加之荣昌只生产低端的坯布,印染、脱胶等加工技术落后,荣昌夏布迅速衰落,到2000年近半数夏布企业倒闭。

夏布织造技艺也一度濒临失传。“织造夏布工序复杂、辛苦,也赚不到钱,年轻人不愿意干。”黄秀英说。

后来,当地政府和一些企业、能人开始介入夏布织造技艺的传承和发展,古老的夏布逐步迎来新生。

2008年,荣昌夏布织造技艺被纳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荣昌设立扶持专项资金,建设夏布技艺传承场所,支持培养传承人,同时引进外国脱胶、印染技术,并鼓励自主研发夏布加工技术和产品。

颜先英所在的“壹秋堂”正是夏布技艺传承场所之一。颜先英会在这里培训学徒,也会向游客演示如何织造夏布。

“我是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希望能多带徒弟,让更多人参与到传承这项技艺的工作中。”颜先英说。

3月23日,重庆荣昌夏布小镇加合夏布的生产车间内,荣昌本地的织女在使用织布机织造荣昌夏布。新华社记者刘潺 摄

截至目前,荣昌已建成中国夏布小镇等传承场所,培养出国家级传承人1人、市级传承人2人、区级传承人40多人,带动约10万人参与夏布织造技艺的推广和传承。

夏布也正在帮助贫困人口脱贫。“壹秋堂”已深入重庆18个深度贫困乡镇,培训贫困妇女2000多人,并在当地建立扶贫工坊,帮助贫困户靠制作夏布产品增加收入。

如今,传统夏布技艺与现代元素的交汇融合,正在创造出无限的可能性。

走进“天运麻艺”的展示厅,一首诗让参观者相信夏布是有生命的:“夏布的经纬如此神秘……当阳光穿透夏布,你能看见生命的符码在舞蹈……”

展厅内,近千种夏布产品让人眼花缭乱。跟随负责人马仁芬的指引可以看到,这里除服装、家居用品外,还有更具艺术价值的夏布团扇、刺绣、册页等。另外,公司还开发了夏布文化主题酒店——房间床上用品、沙发坐垫等都是夏布材质。

“这些产品价格不低,但契合人们对高品质生活的追求,销售情况还行。”马仁芬说。

2019年,荣昌夏布已开发各类产品1000多种,实现年产值18.2亿元人民币,其中出口总额达1亿美元。

2016年以来,荣昌夏布创意服饰连续三年登上中国国际时装周的舞台,并频频亮相北京恭王府非遗日夏布时装展等海内外舞台。重获新生的荣昌夏布国际知名度越来越高。

“我看到了夏布美好的明天。”黄秀英说,只要不断提升加工技术和设计水平,夏布一定能成为具有典型中国文化特色、规模可观的新兴产业。

年轻一代的传承人也成长起来了。33岁的马琳沁是马仁芬的侄女,她2010年大学毕业后,也投身夏布产业。“天运麻艺”大部分产品创意出自思维活跃的马琳沁。

“我最大的希望,就是能够参与见证荣昌夏布的发展壮大。”马琳沁说。

来源:新华社


前往华舆APP查看全文,
更加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