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现场丨乡村复兴 我们能做什么?

中新社·华舆>荣昌专题>乡村复兴论坛点•荣昌峰会
2020-11-16 11:52

近日,在重庆市荣昌区举行了一场乡村复兴论坛,这是一场开在乡村里的论坛,两天的论坛,四个乡村。“陶园·河岛·久宿·原乡”四个会场完成一场川渝乡建的探索与体验。

论坛除了嘉宾、媒体,男女老少的村民也会来听。乡村复兴,我们能做什么?

主编:成琪

作者:成琪 魏金金

排版:李江涛

来源:中经文化产业

乡村复兴,离不开人。离不开推动者,离不开实践者,更离不开那些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村民。

“融汇巴蜀·天下荣昌”峰会现场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魏金金/摄

民宿是乡村复兴的最佳入口之一

讲述人:宿集营造社召集人夏雨清

说宿集之前,我们想说说民宿。

民宿很小,十几间房。但是这个小企业有情怀,有使命,有理想。民宿也很大,大到可以装下整个村庄,一家民宿有可能活化一个村庄,所以我把民宿理解为乡村振兴的一个入口,通过这个入口,我们可以把遥远地方的、城市里的人吸引到乡村,形成目的地,他们因民宿而旅行。

这些小而美的民宿,最大的好处是改变了城乡的流动,以前农村的人都往城市跑,没有人往乡村跑,因为民宿,很多人回到了乡村,尤其是年轻人回来了,乡村开始有了活力。这样的一家美好的民宿,我们如何使它更美好呢?

我们以前说1+1大于2,我想的是1+1+1能不能大于更大的一个数字。当我们把这么多的民宿聚集在一个目的地的时候,它是不是会形成一个更大的目的地。这就是宿集。

宿集会如何改变乡村?

以黄河宿集为例。大湾村是宁夏境内黄河边一个废弃的山庄,这完全是一个人造的宿集。通过我们的改造,去年整体的入住率为78%,今年更高,到11月4号都是满房。

在黄河宿集打造以前,有一户村民,他养羊,养了三十年,种枣树种了三十年,300亩枣林,不知道怎么卖,每年都烂掉。我们给他的枣子做了一个简单的包装,当时三到五块钱一斤,滩枣很大,跟当地普通枣子不一样,我们收购价是15块钱一斤。在我们第一年试营业的春节,春节七天的客人已经把周边村子所有的枣子买光了。以前是担心卖不了,现在是担心不够卖。

一个民宿可以改变一个乡村,可以活化一个乡村,那么一个宿集呢?我对它的定义就是它可以改变一个区域,至少一个县。

浙江德清县是贫困县,因为莫干山成为了百强县,莫干山的民宿从十年前的十几家到现在的一千家,它对乡村的盘活没法替代。早年的空山现在都是人,各种产业落在那里,民宿是发展的引擎。对乡村活化、全域旅游的带动没有比它更灵的了。

民宿最美的地方不在于它能赚多少钱,一家民宿十几个房间一年也就三四百万的营收,利润很有限,就业人员那么多,但是它可以助力乡村复兴,为年轻人提供一份体面的工作,在莫干山做一个民宿的店长,十万到十几万的年薪,一个管家大概六万、八万的年薪,所以这还是一份比较好的收入,因为他们在民宿里面不需要任何其它花费,吃住都是民宿承担的,所以我们希望能够把民宿集聚起来形成一个集群,再代入其他的一些业态,像咖啡馆、餐厅或者其它的业态,有很多东西可以紧紧结合起来,去赋能一个地方,让一个从来没有或者从来不可能成为旅行目的地的地方成为旅行目的地。

布·境艺术装置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魏金金/摄

陪伴式乡村运营

讲述人:九七华夏乡村文旅CEO洪金聪

在以前的乡村文旅实践中,我们一直都不倡导特别大的投入或者说我们希望动用一些微小的机制能够在乡村里面形成一些比较好的影响。

我们希望有几个理念纠正过来,一是农民家的房子要自己来建设,另外在这个过程里面要激活和发扬村庄内部的主体性,让大家都有自己的内生动力。

在构建最美庭院的过程中,我们会寻求一些设计师,对村民进行培训,去讲述什么样的庭院会更好,比如乡土性的或者跟产业结合等等。之后,有设计师就在这里工作,了解各家各户的具体需求,慢慢的就呈现出一些好的现象了。

我们一直想发挥的是村民的主体性,所以不会以设计师或者从政府的角度来推行说我们应该在这里面做什么,陪伴式乡村运营的工作就是协助、辅助的工作,包括这些设计图,我们提供一些建议性的图纸,最终的定夺还是村民来做,最终的建设也是村民来做。我们所做的工作其实就是一些草图、图纸,协助村庄、村民,包括协助政府去建设好这个美丽乡村。

我们希望最美庭院能够跟村庄里面的产业结合起来。在村庄里面形成产业效果,在村庄里面点状地发展出很多自发的产业,这个村庄慢慢的就会有希望,然后我们希望最美庭院能够结合文化,结合乡风文明等等,这是我们最理想的乡村建设模式。

这里面表述了一个概念叫“陪伴”,说到陪伴式乡建,就是在这个过程中激发村庄里的内生动力,说起来其实就是要让这个村庄的建设从要我做转变为我要做。

一个小广场,周边有十户人家,这个小广场属于所有十户人家,所以这个小广场就变得不属于所有人,大家只会在那里堆放杂物。正常的途径是我们出图纸,施工队来建设完成,但是我们不是这样做的。我们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把周边相关的这些人都召集在一起,让大家把自己的想法表达出来,我们的设计师在这个过程中,所做的工作就是将这些村民的思路、想法转变为图纸,最终建设成的一个小广场,并不是说它有多么惊艳或者网红,但是是大家都会喜欢和实用的一个小广场,所以我们叫大家的小广场。

在陪伴式乡村运营的工作中,我们要发挥引导形成一些小小的机制,这些小的机制能够去形成更大的一些效用。重点是因为陪伴,通过陪伴,能够达到所需要的一些效果。

荣昌三大宝之一荣陶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魏金金/摄

顺时势而事,乡村复兴人本至上

讲述人:西南交通大学公共管理与政法学院副教授唐志红

当我们讨论乡村该如何发展的时候,我们忽略了一个问题,乡村到底是我们所谓的城里人的乡村,还是乡村的乡村呢?

乡村复兴,我们可以做什么?我想了很久以后,用这样几个字,叫“顺时势而事”。

荣昌猪很有名,这两年荣昌的猪真的“飞”起来了,价格从十几元飞到三四十元,但是有个问题,如果风停了怎么办?这阵风如果吹过了,可能猪已经不再是猪了,五花肉可能都谈不上。

所以我觉得乡村振兴不是运动式,也不是一阵风吹来我们都迎风而上,而是我们要实实在在地在这个过程中实现乡村的裂变。

无论在哪儿,我觉得乡村复兴,都要“人本至上”,我特别喜欢人的概念。

我一直在思考,乡村振兴是基于我们记忆和初心的乡村还是适应未来社会发展的乡村呢?我们为什么要把乡村变成儿时的记忆呢?我们需要一个适应现在、适应未来的乡村,我们要立足今天去面向未来,更好的是去展望未来。

新时代乡村发展如何突破呢?乡村振兴要解决的无外乎三个字,

第一个字是“人”,振兴的核心是人的快乐和幸福,人才是本。

那么人本之后要做第二个问题,就是乡村的“地”怎么办,农村土地产权不破局,现代生产模式无法建立。

第三是“投”,钱怎么来,农业投资风险巨大。

在这个过程中我特别想讲到一个概念,我为什么把人放在前面?

发展以人为本,这是老祖宗所留下来的一句话,管子曾经讲过“夫霸王之所始也,以人为本。本治则国故,本乱则国危”。

我一直觉得乡村振兴的主题非常简单,其实就是在老百姓的笑脸里。

以荣昌为例,通过思考、研究、调研,我总结了一个“131”的体会。

“1”是什么?一个中心,始终要把握一个问题,以人为中心,当我们讲发展的时候,我们就讲人快乐了吗?当我们讲高质量发展的时候,我觉得就是这个地区的人民高质量的就业和高质量的生活。所以我们的乡村振兴以人为本,人本至上。

第二个,我认为荣昌做活了三篇文章。

一是村民活了,村民被激活,我们看到村里面的老人、年轻人,热情地参与各种活动,积极主动地去听一些来自城里面的人讲的乡村故事,他们是活的。

二是激活了集体的力量,通过乡村发展,把乡村激活,把市场的大经营跟农户的中小规模生产有效融合,这应该成为一个重要的路径。

最后一个层面,毫无疑问还必须有土地,没有土地的激活,那是搞不定的,荣昌出台了非常多的土地政策,促进它的集中经营。

最后是一个总体目标。打造外力激活乡村内在成长动力的路径,实际上乡村发展如果有点成绩,需要外部的力量来唤醒它,无论是国家吹起的乡村振兴的号角,还是大量资本家带着资本回家找初心,还是学者们想去营造不同学派的范式,我觉得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社会力量把沉寂的乡村带动了,让今天的乡村充满了现代化的气息,让乡村充满了来自五湖四海的朋友们汇聚的智慧。

我对荣昌现有的模式做个总结,我把它称之为“人产村三生”一体,原住民参与,村民的激活,新老村民的交汇,人排在最前,什么样的人做什么样的产业,因为人不同、欲望不同,能力不同,传承不同。有了产业,这个村才能够长期存在,而这个村应该是“三生”,生活、生产和生态,也就是说我们生活在这里,生产是生活中一个很重要的部分,我们把乡村做美,因为那是我们自己的自然生态。

为帮助村民卖货专门手工设计的广告牌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魏金金/摄

乡村治理之人文培育

讲述人:浙江省义乌市何斯路村党总支书记何允辉

我叫何允辉,我在乡村干了很多年的工作,从村主任开始,到现在的村书记,历经了12年8个月零9天。前几天刚选任,要继续为人民服务。

何斯路村在义乌西北部,相对的比较偏,也比较穷。2008年何斯路村人均收入4587,到了2019年是49800,最难能可贵的是所有人看病都不用花钱,这是非常难得的,因为靠运营实现改善农民的愿望是非常难的。

作为乡村的基层干部,我想重点讲讲乡村治理中的人文培育。过去一直讲怎么给乡村挣钱,但是通过十来年的体会,我觉得如何给乡村塑魂,怎么样找到文化自信,是我们乡村建设中尤为重要的事情。

何斯路村有几大重要板块,是属于全国首创的,

一个是何斯路的功德银行的建设。建于2008年,现在通过手机的APP马上可以查找出你在这个村庄的德行如何,你的积分怎么样,父母的积分可以立遗嘱分给孩子。功德可以兑换,不但可以获得赞美度,同时还可以用来寄存,这里面是乡村人文挖掘中何斯路的一种方式。

在乡村我觉得我们要让更多的人找到归属感,我们需要很多的载体。我认为老祖宗的东西是可以传承千年万年的,何斯路有一个宗族的祠堂,我们跟文化礼堂做了挂钩,我觉得效果也挺好。

祖宗祠堂用来平常做祭祀,新生婴儿入族谱、成人礼等等,做这些活动可以让更多的人有归属感,觉得我们找到了家园,我的成长跟乡村有关联,什么叫记住乡愁?乡愁就是一个孩子在他没有成长的时候,你就给他盖上章,让他记上烙印,当他在任何一个角落依然有一根筋脉能够联系着家乡,这个就是记住乡愁了。

何斯路有一个老年大学,我估计村里有大学的不太多。但是我们这个大学的文凭跟别的大学不一样,因为他们手上拿的文凭都是我亲自签发的,毕业证书也是街上买来的。大专文凭以上的有256个,包括大专生、本科生和硕士生、博士生,因为都是老同志,更多的是人们能够凝聚起来听党的话,跟着村委走的人多了。

乡村是不能没有教育的,过去的何斯路村连幼儿园都没有,今年我办了两个幼儿园,一个是公办民营的,一个是巴士幼儿园,我招了54名学生,全部来自城里,十个家长居住在何斯路村。

何斯路村这些年的一个做法实际上是实现了逆城市化,当你的乡村足以吸引城里人的时候,城里人因为你的美好生活会走进来。我想不管怎么样,先把自己村里的孩子培养好,让他们懂得,看得见外面的世界。每年会给大家办一期夏令营、冬令营,村里的孩子也去了很多很多的地方。

何斯路村我以为它是属于产业内容比较丰富的村庄,它做的东西可能跟其它的地方都不太一样,包括我今天所见的一些地方都不太一样。何斯路村现在新引进了人工智能化教育,光教育培训机构就十多家,有书法、画画等。

乡村复兴是什么?我觉得做民宿高大上,做农家乐已经很普及了,可以让更多的人找到干活的路子,无论是民宿也好,农家乐也好,所有的东西都是乡村产业链里的一分子,如果真正想让乡村实现振兴,里面的产业内容一定是非常丰富的。

何斯路村,功德银行记录了村民的善言、善行、善举,老年大学教育了大家,提高了大家的思想内涵,斯路晨读是让大家早上起来一起读书,唱两句村歌,通过早起的一个小时或者几十分钟的时间,让大家的心凝聚在一块。

所以说乡村治理你做得好与不好,很重要的一点是我们用哪些有说服力的载体,让更多人能够感受到这里是公平的。当我们的乡村,如果说我们的书记成为了所有党员的榜样,我们所有的党员干部成为了群众的榜样,这个乡村治理是无往而不利的。

来源:中经文化产业微信公众号

前往华舆APP查看全文,
更加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