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播历史剧唤醒沉痛记忆,用事故讲故事,谎言代价是什么?

中新社·华舆>龙报网 编辑/陈墨
2019-07-24 11:15

人类对核能的争议从未停息。


5集迷你剧《切尔诺贝利》剧照。(视频截图)


“谎言的代价是什么?并不是它会被错当成真相。真正的危险是,如果我们听了太多的谎言,会再也无法分辨真相,到时我们要怎么办?只能抛弃追求真相的希望,而满足于编造的故事,在这些故事里,我们不关心英雄是谁,只想知道该责怪谁。”

——美剧《切尔诺贝利》


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之所以雄心勃勃地宣布开发切尔诺贝利旅游资源,一方面是出于打造“经济增长点”,另一方面,也是出于美剧《切尔诺贝利》带来的热度红利。然而,对于当年这场灾难的亲历者们来说,他们面对的是痛彻心扉的伤口被再次揭开,甚至有人因不堪回首而自杀。


剧情带领人们穿越回事故现场,当灾难将临时,高层从上至下掩盖真相,直到谎言无法再自圆其说,世人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故的阴霾如魔咒般至今仍笼罩在切尔诺贝利的上空和世人的心里,谎言留下的不仅仅是一座“鬼城”。


事故发生30多年后的今天,当人们将目光重新投向切尔诺贝利,对核安全问题的反思和审视还没到划下休止符的时候。


不仅是一部历史剧,更是对人类的一个警醒


由美国HBO电视网和英国天空电视台联合推出的新剧《切尔诺贝利》凭借真实的历史事件改编和精良的大制作模式成为口碑最高的剧集之一。这部仅有 5 集的迷你剧带给观众震撼的同时,更是一个警醒。


讲述灾难 让观众陷入沉思


北京《环球时报》报道,《切尔诺贝利》以当年主持事故处理的苏联核物理专家瓦列里·列加索夫的回忆开始,将观众带回1986年的灾难时刻,展现出整个苏联——上到戈尔巴乔夫,下到普通市民、消防员和士兵等各个层面的反应。据美国《综艺》杂志报道,为最大限度还原时代感,制作团队虽无法进入乌克兰的无人区实拍,但仍在立陶宛找到一个与切尔诺贝利同时期建造的核电站取景拍摄,力求在细节上贴近当年的苏联社会。


英国《每日星报》表示,“从第一集紧凑的救灾和勘察,到第三集见证消防队员因核辐射而出现的全身皮肤溃烂。这部剧集带给观众的震撼让刚剧终的《权游》看起来更像一部喜剧片”。在美国方面看来,这部剧集展现出来的事实真相已足够让观众陷入沉思。


“《切尔诺贝利》并不仅限于一部历史剧,它更是一个给观众的警醒。”美国《时代》周刊以此为题刊文称,在这部讲述灾难的剧集中,我们能看到苏联最终解体的根本原因。更重要的是,我们看到社会停止相信科学的后果。


同样的灾难 不同的解读视角


实际上,一直以来,不少国家都有从不同角度解读、再现和反思切尔诺贝利的影视作品。其中即有探秘真相的纪录片,也有借题发挥的剧情片,还有创意题材的恐怖片。这些影视作品将外界观察该事件的不同角度呈现给大众。


在纪录片方面,从美国探索频道拍摄的《抢救切尔诺贝利》到英国广播公司(BBC)制作的《切尔诺贝利灾难》,再到乌克兰拍摄的《切尔诺贝利3828》都试图通过大量详实的档案、事故亲历者的访谈重现灾难的起因和后来的救援。而德、英联合制作,于2016年上映的《切尔诺贝利:30年后》则采用现代的实拍画面展现如今的核电站“石棺”和废弃的普里皮亚季。


当人们开始在这起事故中,发现更多故事和角度时,烘托各种情感的电影陆续诞生了。在不少西方人眼中,发生核泄漏的切尔诺贝利早已被想象成满是“变异怪物”的鬼城,例如2012年好莱坞制作的《切尔诺贝利日记》中,一群美国年轻人为寻刺激便前往探险。与之相似的便是俄罗斯于2014年推出的剧集《切尔诺贝利·禁区》,该剧虚构出5名年轻人“穿越”回到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件前,尝试改变历史。该剧也因脑洞新奇而大获好评,3年后便推出第二季。


随着时间推移,乌克兰政府于2011 年正式开放前往切尔诺贝利的特定旅游路线,近日,泽连斯基的一系列表态和动作也让外界对事发地民众的现状更加关心。由多国人员联合制作影片《切尔诺贝利的大娘们》便独辟蹊径地将镜头对准那些灾后仍然固执地留在切尔诺贝利附近生活的女性。该片于2015年上映,被多家媒体誉为最温情的切尔诺贝利影片。她们虽然饱受甲状腺癌的困扰,但依然在无人区里耕种打猎,不愿离开故土。看着影片中这些最普通乌克兰人的生活态度,或许是对“妖魔化”切尔诺贝利的最好回应。


阴影从未消散 人类该如何拥核?


人类该如何拥核?《切尔诺贝利》虽然已经播放完了,但这起核事故的影响仍未消散。爱因斯坦预设了核能的利用与开发。魔盒就此被打开,人类发现了核能的巨大能量,也唤起了潜藏的危险。至今,关于核能的争议从未停息。


从三里岛到福岛


北京《新京报》报道,二战后,核能的和平利用成为主流。1954年,苏联建成了第一台真正并网发电的核电站。同年,美国国会通过《原子能法》,允许私人企业经营核工业。此后,很多工业国家开始兴建核电站。到1976年,全球核电站装机容量已突破1亿千瓦。


这波浪潮一直持续到1979年。那年的3月28日,美国三里岛核电站发生严重的核泄漏事故。这是核能史上第一次反应堆堆芯熔毁的事故,由一系列人为操作失误和机械故障的不断叠加造成。美国核能管理委员会(NRC)的追踪研究结果显示,附近居民受到的辐射仅相当于做了一次胸部X光照射。但反核人士质疑官方公布的泄漏量,有报告认为,三里岛附近的居民有更高的患癌风险。


三里岛核事故属于国际核事件分级(INES)中的第5级,而切尔诺贝利核事故属于第7级,最高级别的特大事故。


1986年4月26日凌晨1时23分58秒,一连串爆炸震碎了切尔诺贝利核电厂存放燃料棒的4号反应炉,5000万居里的放射核素被释放到大气中。RBMK反应堆(压力管式石墨慢化沸水反应炉)的设计缺陷被推上台面,另外9个建设中的RBMK 反应堆项目被紧急取消,剩下的也被逐渐淘汰或停用。


在核能历史上,和切尔诺贝利核事故同为7级的只有2011年因海啸引发的日本福岛核事故。事故发生后,全球都测量到了微量辐射性物质。截至2019年1月,仍有超3.2万人没有返回家园。


谈核色变 全球反核游行不断


在这些事故的阴影下,人们难免 “谈核色变”。


三里岛核事故后,美国的核电站建设陷入停滞。1980至1984年,美国直接取消了51个反应堆建设项目,直到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执政期间才重启核电站建设。福岛核事故后,日本关掉了部分核电机组,德国、瑞士和意大利三国相继宣布弃核。全球的反核游行更是从未间断。


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像德国这种彻底反核的国家似乎只是个例外。世界核能协会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5月,全球有447个核反应堆在运行中,17个国家和地区的56个项目正在建设当中,在计划中的核电项目达111个,另有328个项目正在研究中。


想弃核真的很难


事实上,说要在2022年全面弃核的德国,现在不但要从法国进口核电,还要用化石能源填补核电空缺。但在2018年,德国核能发电量仍高居全球第八位,核电依旧贡献了该国11.7%的电力。福岛核事故后,大量化石能源的进口也给日本带去不小的财政问题。


毕竟,核电仍是世界范围内电力的重要来源。统计显示,从1971年到2015年,核电占世界总电力生产的份额一度高达17.6%。截至2018年,全世界31个国家和地区拥有核电站,年总发电量超过2563亿千瓦时,占到世界总发电量的10%左右。


一方面,从能量密度来看,1千克铀可供利用的能量相当于燃烧2050吨优质煤。另一方面,从碳排放来看,每生产1度电,煤电厂要排放1001克二氧化碳,核电厂仅排放16克二氧化碳。


不过,核废料的处理是一个难题。目前,将核废料埋在永久性处置库是国际公认的最安全的处置方式,可现在只有极少数国家建了深地质处置库。(原标题:用事故讲故事 谎言代价是什么?)

推荐阅读

热门评论

前往华舆APP查看全文,
更加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