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他乡丨满花甲披婚纱:与神探“闪婚”背后

中新社·华舆>美国侨报
2019-05-23 21:10

有现代福尔摩斯之称的李昌钰去年底再婚的消息传出后不久,这位神探便携新婚夫人到访洛杉矶了。大家心中的大问号——新娘是谁?出于好奇,多次联络李昌钰的高徒、华人律师邓洪,请他帮忙引荐,挤时间专访。几经争取之后,新娘蒋霞萍终于同意接受采访,惟一的条件是,采访地点必须在夫婿视线之内,不然他会到处找人的。

新娘:轻声细语的“练家子”

李昌钰携新娘来到了洛杉矶,与侨界分享新春的快乐。新娘亮相格外引人注目:她脸上总带着微笑,人属于身材娇小那类,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年轻许多,头上盘着的麻花辫是她标志性的头饰。

新娘身着灰色旗袍,外罩一件乳白色西便装,一对珍珠耳坠与衣着搭配得很得体。蒋霞萍想得很周到:与先生出席每次活动前,她都要考虑衣着,虽然是个拥有两亿元资产的企业家,可她不能珠光宝气,又要能衬托出先生的身份。

新娘子谈吐文雅,轻声细语,可实际上,在成为作家之前,她曾是个为了企业的生存能与大男人一起跳上卡车卸货的“练家子”,那时25公斤重的纱包他们一天就能卸几顿。经过十余年的艰苦创业,蒋霞萍经营的服装企业形成了规模,她也成为一名成功的企业家,可更多人知道她的名字是因为她所写的30集电视文学剧本《凤凰涅槃》,那是她的亲身经历,其中还有李昌钰帮他追回货款的内容。

2004年,李昌钰与蒋霞萍在美国相识,三年后,一个美国商人从蒋霞萍的服装厂提货后拒不付款,后经李昌钰协助才收回了货款,避免了企业倒闭。

2017年8月底,李昌钰前妻宋妙娟病逝,深怀感恩之情,蒋霞萍应邀来到了李昌钰身边,希望能帮他渡过难关。两人相处一年之后,感情升温,最终在康涅狄克州登记结婚。

李昌钰生于1938年,蒋霞萍生于1956年,按照这个年龄层的人来说,相处一年即结婚,绝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日久生情”,但套用现在年轻人常用“闪婚”一词似也不合适。当时两人要结婚的消息传出后,即有不少朋友在问,为何这么快就结婚?实际上,蒋霞萍也常说,两人相处时间并不长,言下之意,真有“闪婚”的意味在。

李昌钰与新娘蒋霞萍的合影。侨报记者邱晨摄

闪婚:冲出漫天飞情书的危机

“他那么快决定结婚是迫于许多原因的。”62岁重新做新娘的蒋霞萍说。其实,李昌钰前夫人宋妙娟去世两三天之后蒋霞萍就来到了李昌钰身边,是李昌钰写信邀请她去的,接到邀请时她正在国外旅行。

到了神探身旁,她所看到的第一件事即是“漫天飞的情书。”一些上门求婚的人,在李昌钰前夫人去世后两、三天后即登门求婚了。

蒋霞萍回忆说,李昌钰曾对她讲:“我们赶快了结吧,这个太耗精力了,结婚等于快刀斩乱麻,这事结束了,就把所有的精力用来工作。”

2018年11月8日李昌钰与蒋霞萍在康涅狄克州登记结婚了,12月1日举行了简单的婚礼。李昌钰娶了蒋霞萍,许多人不敢相信,人们把这看成是一种幸运,但蒋霞萍却不这么认为:“我始终觉得这是一份责任,我时时刻刻都跟他(李昌钰)讲,我要是做不好,会很内疚、很自责。”

李昌钰与蒋霞萍刚办完婚事就有人说:“她凭什么?”可过了不久,人们的想法转变了:“你(新娘)真了不起,符合他所有的要求。”蒋霞萍心知肚明,这里面羡慕、嫉妒、恨都有了,为此她跟先生开玩笑说:“我这‘七帮主’(蒋霞萍书中的人物)要天天练功。”先生不解地问为什么?“因为情敌一大片吗!”

其实,蒋霞萍对于结婚的事一直犹豫不决,即使到了结婚当天,要去办结婚登记了,她还跟先生说:“除了结婚就没有其它方法,我就在身边照顾你不行吗?先生说不行,所以就开车去领证了。”

婚前有一次,李昌钰在自己房间里打电话,蒋霞萍在门对门的另外一个房间听到了先生与朋友的对话:“你怎么那么快就结婚?是不是对方要求的?”李昌钰回答说,不是,“她有3次要走,不干了。”后来又跟朋友讲,“再不决定她要跑了。”

生活:身份变了,工作内容未变

结了婚,身份变了,可蒋霞萍的工作没变,为此她开玩笑说:“他不是娶了个太太,而是娶了一个团队——他所有的事情我都要经手打理。先生有时也跟我说‘要是没有你可怎么办?’”

蒋霞萍说,先生不仅是位公众人物,他更肩负着许多人的期望,他给大家带来希望。

与一位做神探的先生在一起要付出很多,这是蒋霞萍婚后的体会,她原本准备写书的,可婚后她中断了写了一半的新作《漕邦天下》和《运河上的家》。但她不觉得这是牺牲,相反她却说是收获了许多:“应该说,他完美了我的人生。”

蒋霞萍前20年开创企业,赚了两个亿,可后20年跟了神探——这个收获不能用金钱计算,“他肯定是我人生升华的最高点。”蒋霞萍曾对先生开玩笑说:“嫁给你,要么累死,要么就是升华。”这时李昌钰便妇唱夫随附合着:“升华,升华。”

虽然先生是大名鼎鼎的神探,可蒋霞萍说,两人结婚并不是想过得舒舒服服,嫁给先生实际上是一种挑战。蒋霞萍创办过服装企业,她的积蓄够花5辈子的。除经营企业外,她还是知名作家,她写剧本、散文与小说。

“跟着他这样的人,生活不可能是享受,你若是把生活变成是一种享受,那就是犯罪——其实是满累的。我真的把他当成一份工作,这份工作用他的话来说,还不用付工资。”

“其实,婚前就知道婚后是这种生活,但你无法拒绝,这是一种社会责任,我60岁了才再披婚纱,这桩婚姻有社会意义,在我们这一代人里,享受即是奢侈,我也没想过我会享受,而且也享受不了。每天他还没起我就要起床,他睡下了我还没睡。”

在世界各地旅行要收拾行李箱,蒋霞萍第一次在台湾帮神探收拾6个行李箱,十个手指尖都破皮了。“有时自己也在想,这桩婚姻不能说是错,更不能说是后悔,但要做好,不辜负大家的期望,可能还要再学一遍。如果说什么叫爱,可能这种付出也是一种爱吧。”

李昌钰在侨界演讲,他身旁是太太蒋霞萍,左侧是其高徒邓洪。侨报记者邱晨摄

魅力:遇到这样的人,要么远离,要么彻底走近

“2017年8月底我在台湾旅行,他写信给我,说你能不能从台湾到深圳来,先不要回扬州,但我说我还带着孙子,要先回扬州。我9月1日回了扬州,2日就赶到了深圳。”蒋霞萍回忆说,当时宋妙娟才去世,李昌钰沉浸在悲痛之中。

“我们见面后他第一句话就说,我们三年之内不结婚。我说我没要与你结婚呀。他却很动情地说,以后我会养你的。”蒋霞萍说,先生的“我养你”三个字让人动心。

后来人们问蒋霞萍,他说了什么话打动了你。“我说是三个字,人们猜那三个字一定是‘我爱你’,其实那三个字就是‘我养你’。”

蒋霞萍说:“我身价上亿,可一个男人跟你说我会养你的,实际生活中也是这样,他不让我花一分钱,办移民身份时的花销、体检费用等,当每一分钱都是他花的时候,其实满让人动容的。”

谈起先生,蒋霞萍说:“这个人很了不起,我一直说他真是个神,我们过去从远处看他,我是个比较理性的人,但走近了看更了不起,他对世界上所有的事情都洞察一切,你想到的什么,他早就料到了。”

“遇到这样的人,我想,要么远离他,要么就彻底走近他。在这种情况下,好像我把他交给别人也不放心。”蒋霞萍说。

感受:先生儒雅又开明

“我(2017年)9月2日到他身边,到了2018年的11月份,就这么几天就决定了,他打电话给所有的朋友,给他儿子、女儿:‘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我跟Angel(蒋霞萍英文名)要结婚了’。”

蒋霞萍回忆说:“你根本无法离开这样的人,他的魅力就在于他对我好的程度。我的房间里到处都是玩具,我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父母,因为我们家在船上,8岁时就寄养在别人家里上学,应该说是没有童年的,为此我特别喜欢玩具。”

“他常给我买玩具,让我感到惊喜。他绝对不会给我气受,我有时会不好意思地说,惹你生气了。他会说没事,我能理解,你有时还像个孩子。”蒋霞萍评价先生的一句话是:他有东方男人的儒雅,又有西方男人的开明。

“以前我只把他当朋友,我也不崇拜谁,也从不追星。”蒋霞萍说:“当时之所以希望去照顾他,是因为他对我有求必应,有几件大事情都是他帮忙的,想做什么,写信给他,他都满足要求。”

“以前没有仰视过他,他是帮助过我的人,现在他80多岁了,遇到了困难,我应该替他做点什么。”蒋霞萍说:“其实,我在他的通讯录中只是个“扬州服装”,他根本不记得我是谁。”

“我们是先结婚后恋爱,走路时他来牵着我的手,怕我走丢了。”蒋霞萍坦诚地说:可“自从来到他身边,我一开始时的自信越来越少了。”(原标题:人在他乡丨满花甲披婚纱:与神探“闪婚”背后)

推荐阅读

热门评论

前往华舆APP查看全文,
更加精彩